工笔画和水墨画,本是中国画这棵大树上的两个干粗叶茂的分枝,千百年来,在绘画史发展的不同阶段,各自分别涌现出许多优秀画家和作品。然而,近些年来画界却出现了一些褒水墨而贬工笔的说法,如水墨画就是写意画,就是文人画,而工笔画属于制作型,工匠气太重;中国画的主流是水墨画等等。这些说法实存偏颇,大有澄清的必要。

Bet365首页,徐累

文人画仅仅只是水墨画吗?

徐累作品《空城的追忆》

不是的。水墨画是文人画的表现形式之一,但不是文人画的全部。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的明白文人画的基本含义。

徐累作品《茫》

历史上首先提出文人画这个概念的是明代董其昌,他在《画旨》中提出文人画自王佑丞始,王佑丞及唐代的王维。王维虽也画泼墨山水,但并不属粗犷豪放一派,现在能够看到的传为王维的《雪溪图》便是工整、清秀、宁静、优雅的画作。我认为,把王维尊为文人画始祖,主要不是因为他画水墨画,而是因为他将诗歌、音乐融入到了绘画当中。

自由挥洒的写意画,和格物致知的工笔画,交织成了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的辉煌锦缎。而在历史上,这两种形式的得势、失势,背后折射了风起云涌的中国朝 代更迭史。昨日上午,著名当代工笔画家徐累来到在深圳凤凰书院的凤凰中华艺文讲堂,开讲变古为今:传统与当代工笔讲座,为观众揭开了这段历史的面 纱,同时也提出了他关于当代水墨画的创想。

被董其昌认定为文人画家典范的还有宋代的米芾和元代的倪瓒,这是因为他们的画高雅脱俗,天真平淡,去脂粉,除霸气,有士大夫精神,董其昌并不以他们的画是工笔还是水墨来判定其是否是文人画。以现在的眼光看,倪瓒的《溪山图》、《西林禅室图》倒是地道的工笔画。米芾的山水,如《云山图》,虽在画法上稍微放得开一点,但并未脱离工整清秀的风格,不是我们所理解的那种激情挥洒、随意涂抹或酒后败笔之佳构。

中国画为何重写意、轻写实?

文人画是封建文人士大夫在自如和自我再现为口号的创作思潮以及在此思潮影响下形成的绘画流派。他们重画家的品格修养,在创作方法上强调诗书画印有机结合,强调作品的文人气。就表现形式而言,不可否认,自宋代以来,特别是元代,水墨画成了文人雅士们自娱遣兴的理想形式。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文人画绝不仅仅只有水墨画;是否为文人画也绝不是以水墨画还是工笔画为标准,而以创作思想与审美情趣来区分。清代张庚说得明白:画要士夫气,此言品格也。品格之高下,不在乎迹,在乎意,知其意者,虽青绿泥金亦未侪之于院体,况可目之为匠耶?不知其意者,则虽出倪入黄,犹然俗品。(《蒲山论画》)文人画要求体现的是文人的意,无论急驰挥洒的水墨画,还是精雕细刻的工笔画都应该在文人画之列。事实也是如此,唐代王维,宋代李公麟、范宽、郭熙、李成、扬无咎,元代钱选、赵孟頫等等,都是文人画家,他们的作品,无论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其风格,绝大多数都属工整精细一派,并非粗犷豪放的水墨画。

说起中国画,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大开大合的写意画,甚至在谈起中国画与西画的区别时,有人总结:西画写实,中国画写意。其实差矣。徐累介绍,其实在元代 之前,写实一直是主流,元代以后,写意画(文人画)兴起,工笔画的重要性渐被埋没,而这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文化原因。

在这里,我们要附带说说水墨画和写意画这两个词的含义。长期以来,很多人将这两个词的含义看做一回事。当然,单就技法和表现形式而言,约定俗成也无妨。但是,如果从理论角度去推敲,两者应有严格的区别。水墨画专指技法和表现形式而言,即用粗犷、豪放、简练而概括的笔墨表现对象的绘画。而写意画除了与表示水墨画含义相同的内涵外,还表示一种绘画观念。写意一词意为披露心意,援用到绘画上,指写心中意气,也就是指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艺术;指书写作者的思想感情与修养;指创作主体与创作客体之间高度融合而产生的意境;指以景抒情、以物传神的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工笔画有何尝不是这样?所以,写意画不仅包括了水墨画,而且也包括了工笔画,工笔画的本质是写意。从技法与表现形式上讲,工笔画和写意画是相对的;从意境与绘画目的上讲,工笔画和写意画是一致的。

在任何一种文化背景中,早期的绘画功能都是叙事性的,宗教、神话、传说、故事、记录丰功伟业、日常生活,表现的是具体的场景。这种场景再现对绘画技术 的要求很高,因此职业画家往往有供养人,在西方,早期的艺术为教会服务,在中国为帝王。在宋代,工笔画又叫院体画,就是服务于宫廷的绘画。